天门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男友溜了 90后妈妈地下室过道坐月子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7:39 编辑:笔名

 >  男友溜了 90后妈妈地下室过道坐月子 2011-08-04 09:50:05  

陈敏的月子床放在地下室过道通讯员陈大增记者徐元宾摄

黔江中心医院,陈敏和她刚出生的孩子。

商报讯(记者王尊实习生于梦冉)年仅21岁的准妈妈陈敏,临产前20天被抛弃,“丈夫”还将为孩子出生而筹借的3000元钱带走,再也没现身。租住在黔江一间地下室的她身无分文,又无电话,临产时在街坊的援助下,于7月28日早晨7时50分,在黔江中心医院顺利分娩,母女平安。

临产前邻居彻夜守候

7月28日凌晨,孕妇陈敏的呻吟声引起邻居吴女士的注意,根据经验,她知道陈敏即将分娩,便招呼邻里前往其租住的地下室照看。吴女士说,陈敏疼得牙齿紧咬拳头,直冒虚汗,邻居们要送她去医院,但她不肯,说钱全被“老公”带走了。邻居们怕出什么意外,都整夜陪在她身边。“当天早上7时30分,看到陈敏实在撑不下去了,就打了120。”吴女士说,20分钟后,陈敏在綦江一家医院顺利产下一名女婴。据介绍,生产前,由于缺钱,陈敏喝了大半个月的稀饭,连咸菜都没有,庆幸的是孩子很健康。

医生护士筹钱买奶粉

产后,陈敏静静躺在病床上,护士长陶承燕没有看到她初为人母的喜悦,更没有看到有亲人陪同。“我到楼下帮她买了一碗鸡蛋面。”陶承燕说,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,更觉蹊跷。事后才从前来看望的邻居处得知,原来,陈敏的“丈夫”在她临产前20天消失了。得知陈敏的情况后,医院妇产科发起爱心活动,当日下午,孩子终于喝上了奶粉,用上了尿片。昨日,陶承燕告诉记者,陈敏29日出院后,欠下约1500元费用,由于她不是黔江人,不能享受区内产妇救助政策。因此,医院便承担了该笔费用。

搬到地下室过道坐月子

昨日,记者在陈敏租住处看到,地下室过道上用水泥砖和木板搭建了一张简易的床,陈敏就躺在这张床上坐月子。她脸泛白,颇显虚弱,正躺在床上看杂志。见有人来看她,陈敏马上放下杂志,从床上坐了起来,眼圈红红的。陈敏说,20天前,“老公”抛弃了她,要不是好心邻居照顾,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,她们母女即使死了也没人晓得。邻居说,陈敏原来每月100元租住的地下室太过阴暗潮湿,对母子不利,过道尽管狭窄,还堆放许多杂物,但能通风,还能见到阳光。

男友出走已超过20天

陈敏自称是利川人,“老公”张军今年27岁,彭水郁山人。两人于外地打工结识,去年4月辗转到黔江,租住在河滨南路中段886号一间地下室,一起过日子。据陈敏介绍,才来时,张军在一家火锅店打过两个月工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辞职做起了粉刷工,20天前,张军见她即将生产,便说要外出找钱养孩子,再也没现身。邻居吴向学告诉记者,陈敏生产那天凌晨,她拨通了张军的电话,对方称会尽快赶回来。但临产当天上午,再次拨打张军的电话,却一直无人接听。昨日,记者拨打该号码,对方已停机。

想找份工作养活孩子

在陈敏的眼里,房东庞家翠像母亲一样亲。庞家翠一直忙前忙后,还帮陈敏打电话通知亲人,尽管一个亲人都没赶来。陈敏住院时,庞家翠定时送饭;陈敏出院后,每顿饭都是庞家翠帮她做;陈敏能下床后,庞家翠则为她洗菜淘米,还送来了洗衣机。陈敏的房租只交到去年10月,剩下的一直欠着。“张军走的时候还带走了3000元钱,钱是以生孩子为由找朋友借的,当她需要这笔钱的时侯,却被张军取走了。他回不来了,我已死心了。”陈敏说,她会坚强活下去,找份工作,将孩子养大。

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到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怎么走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如何
去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怎么走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收费
对天津九龙男健医院的评论